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单亲母亲,我从13岁就开始工作,现在47岁,没有存款,已经付了15年的90000刀学生贷款,我艰难度日,很担心。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上学的时候赚的比现在都多,尽管现在有8年工作经验了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30了,有个孩子,2006年我们过得还行, 我怀孕4个月的时候被解雇,2011年的时候我们卖掉了所有东西,为了给我女儿她需要的东西。 我没工作,我们的房子也要被收了。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42岁单亲母亲,2个孩子,,没有健康保险,失业的项目经理,几个月后家也没了,没地址也就没食品券,因为我有较高的技能, 所以我还不够格获得救助!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很幸运我有工作,而且薪水还不错,但是我的老板面临着预算收紧,我现在是月光族,如果我丢了工作,我担心再也找不到新的了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这是为什么我父母离开中国。我出生在美国,父母想给我一个更好的未来。 当我听到北京亲戚们的故事时,我不知道是不是过的更好。 我经常在父母的餐馆工作,好让他们去学习英语,餐馆一直在亏损, 我有3个奖学金,但是我依然没法付学生贷款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03年7月30日,妈妈工伤,但是被拒绝赔偿和治疗,八年的的经济、法律斗争开始了。11年7月30日,父母破产了。这些原本不应该发生!!
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(照片中的描述不全,她在贴的时候还有文字描述)
我有学位,5万刀学生贷款,我曾是个好员工。我30了,失业,幸运的是能和支持我的男友住在一起。 我失业是因为我的主管小心眼,她想确保在复苏时她又工作。在德州,他们会因为你指甲油的颜色而解雇你。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有10万学生贷款要还,我拿到的历史学位估计帮不上忙, 老公失业两年了,我们靠卖假冒运动衫过活,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够还清贷款,过上自主生活
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父亲是体育中心中层主管,被裁员了, 我是大学新生,每天早上4点半就骑车去工作6小时,有时候要忙到半夜, 我的绩点不能低于3.0,否则我会丢掉能让我留在学校的1万奖学金
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们的父亲每周要工作75小时以上,才仅仅够支出,我们想他。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(这是一名新西兰人来砸场子的)
我是新西兰教师,有车有房, 摔断脚踝之后国家保险付了所有钱,包括我休假期间的工资。我知道我很幸运,但是这变化也会很快,我站在99%这边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丈夫每周工作40小时以上, 我做临时工,同时上学。我们有3个孩子,最大的有残疾,我们不能带孩子去看病,除非是紧急情况。我母亲(工作30年的护士)最近被解雇了,没有工作,她会和我们一起住,我们几乎无法付清账单。我们还没有开取暖器,因为能源价格太高了。 我们还没有到获得救助的资格。 我们是工作勤奋的中产阶级。 我们担心今年圣诞树下没法给孩子们准备足够的礼物。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47,德国人,这些年收入降低了5%, 10%失业率,有些人每个月还不到400欧,我的合同只有6个月, 之后会怎么样?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两年半前,我丈夫失去了她的忠诚度调查(security clearance),因为他的姐姐、妈妈住在以色列,我们去看望过他们。 现在我们要失去住了20年的房子了。他现在还在失业,我很努力工作但是赚的很少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父亲被开除了,因为他想在厂里组织工会,她只是想让工资比最低工资高一些而已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毕业了,幸运的找到个工作,但是估计要到44岁的时候才能把学生贷款还清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妻子残疾,53岁,在KFC当临时工, 我52,没工作。 我们不够格领食品券,因为我们赚钱太多了(不到1万3),过去几年,我们就吃着KFC要倒掉的食物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的学费超过35万刀, 如果我没有全奖,我永远成不了医生, 我3.9的绩点够吗? 教育不应该成为有钱人才能享用的奢侈品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老公失业7个月,我还好,有个每小时10刀的工作,这份工作了6年了。 我们没有健康保险,我祈祷希望加班,老公祈祷希望找到工作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19,全职工作,最低工资, 刚刚够生活,当然没法去学校,也没法付健康保险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年纪大了, 这一辈子我都在工作,在交税,现在我得在食物和医疗之间做出选择了,感觉像慢性自杀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没能力(残疾?), 每月700刀,还有160食品券, 猜猜看右边这些我是怎么拿到的?—————— 我把自己的身体卖给那些我不认识的男人。
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2008年因为经济危机,我被工作了20年的公司解雇了,当时我每年能挣 61000刀,而CEO(年薪四千一百万)因为解雇行动为公司省钱,获得了绩效奖金。两年后,同一个CEO宣布公司有创纪录的收益还有光明的前景,由于我老了,没有被喊回去工作。我有2个高级职称,我现在每小时12刀,没有奖金。( 这也不算多困难,只是落差比较大吧)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做6份工,依然是月光啊月光啊月光啊月光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如果我活的够久,我会没有养老金的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毕业后每周工作超过40小时,老婆有两个学位,3万学生贷款,她同时做2份工。老婆年入2万五,我收入3万。我们没法再上学,因为不能承担其他贷款了( “ 但是你们是太懒了”)(——这好像是共和党对占据华尔街的吐槽)我们不能买房,因为我们太多债务没有存款(“但是你们太懒了”)我们不能有小孩, 因为我们都要工作,也没法付每个月700刀的保姆费用(“但是我们就是懒")(“你们需要讲义”)我们的保险12年1月1日就不能覆盖刀我的妻子( “她不需要,因为他懒惰”)在宣布削减健康保险后两天, 他们花15万年薪鼓了个新VP。

“这个国家的主人知道真相: 之所以称之为美国梦, 是因为你只有睡着的时候才相信它”——George Carlin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做临时工,比最低工资高一些。我的室友每2周工作80小时以上,刚刚够过活。我分的账单花掉我收入的90%,我们月光啊月光, 有时候买不起吃的。 还有两个月,将受到最大的账单还有房租,我微笑但我是那99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每月还600刀学生贷款,没有医疗保险。 我是作家, 可以为独立刊物撰文,获得多一些的收入(我上一个独立杂志的雇主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,取消了我们的医疗保险,这是非法的)或者做一个自由记者,每个月4、5百刀。亦或越过自己的底线,继续现在没有医保的工作
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别人告诉我,上学去获得一个好工作,现在好了,我有11万学生贷款。1年本内两次失业。我住在首都,住在一个“限制收入”的房子(是说想住的话必须达到工资标准?),每月房租超过1000。美国梦再也不是美国梦了,是美国噩梦。
米国那些穷苦大众-我们都是99%
我48岁,自从2001年就没有医疗保险, 急诊也不管我了,因为账单太多。 所以如果我病了,ER是我唯一能去的地方(ER和前面的urgent care啥关系?)。 我是个体户,生意越来越差,我快要关门了

七支剑
笑话
2B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

目前评论:1   其中:访客  1   博主  0

  1. avatar Christian Suladrene 游客 0

    Uploaded by Antranig001 on Jan 8, 2010 no description available Category Music Tags Richard Grey Maboo Inc.